状态:连载中

狐嫁女

作者:

银花火树

阅读:877   收藏:0   推荐:0   字数:47万字

狐嫁女

最新章节:第三百六十一章 狐王  最后更新:2018-11-14 08:43:46

Tags: 狐嫁女全文阅读 银花火树 狐嫁女最新章节

简介: 十八年前,我爷爷犯了山野里的胡仙,遭到了疯狂的报复。 十八年后,为了化解这场恩怨,我被迫嫁给了那只害我全家的畜生,为他出马,成为广阔黑土地上,最厉害的出马仙! …… 请帮兵决: 金香炉、银香鞭,撇了海碗升香烟; 红梁细水敬奉仙; 离地三尺铺营盘,我才忙下地,把鞋穿 , 我失陪亲友一步两、两步三、三环九转站在万马军队前……

银花火树的其它作品:狐嫁女

悬疑灵异热门排行
来自大宋的鬼夫
来自大宋的鬼夫

“我是你一千年前的夫君。来,把这蜡烛点上,我饿了!”看着床边勾唇浅笑,面若皓月的古代男人,我觉得自己撞鬼了!对,没错,而且还是一只色鬼!

《狐嫁女》最新列表:第三百六十一章 狐王

第三百六十章

第三百五十九章 我来接你

第三百五十八章 异想天开

第三百五十七章 跟我走吧

第三百五十六章 被算计了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正常的现象

第三百五十四章 她是你的

第三百五十三章 凤楼,救我出去

第三百五十二章 答应你

第三百五十一章 我名字是你取得

第三百五十章 自救

第三百四十九章 用我的血

第三百四十八章 好久不见

第三百四十七章 摆脱控制

第三百四十六章 你爱我吗

第三百四十五章 更大背叛

第三百四十四章 决一死战

第三百四十三章 式神

第三百四十二章 凤楼叛变

第三百四十一章 平息战争

第三百四十章 决一死战

第三百三十九章 愧疚之意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未卜先知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为你而战

第三百三十六章 牺牲品

第三百三十五章 懦夫

第三百三十四章 救夫行动

第三百三十三章 假死

第三百三十二章 他家人还没死

第三百三十一章 大胆孽畜

第三百三十章 跟我走吧

第三百二十九章 赤狐

第三百二十八章 明知山有虎

第三百二十七章 求你帮忙

第三百二十六章 别怀疑我能力

第三百二十五章 暗算

第三百二十四章 将来的希望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能让他知道

第三百二十二章 犯恶心

第三百二十一章 流言蜚语

第三百二十章 这还只是开始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闹婚礼

第三百一十七章 成亲

第三百三十六章 我也会生气

第三百三十五章 他比你厉害

第三百三十四章 跟我走一趟

第三百三十三章 超级甜

第三百零三章 放糖

第三百零二章 撩拨

第三百零一章 被救走了

悬疑灵异小说推荐
天师聊天群
天师聊天群

杨硕无意间加入了一个有点中二的聊天群,整天嘀咕着各种妖魔鬼怪,奇门八卦,桃木剑什么的,但却因此改变了他的平凡生活。(没有任何装逼打脸,有

  1. 0世纪门
  2. 0超级捉鬼小和尚
  3. 0极品隐身小鬼医
  4. 0我的千年女鬼保镖
  5. 0茶楼典狱司
  6. 0冥婚惊情:鬼王老公请轻宠
  7. 0都市之超级大妖孽
  8. 0猎罪者
  9. 0阎罗代理
  10. 0茅山鬼捕
  11. 0中国阴阳师
  12. 0都市修真妖孽
  13. 0通灵法医:男神,请自重
  14. 0我和妖精那些事儿
  15. 0超级通灵系统
  16. 0长安街探案
  17. 0天命神相

其它网友正在阅读和《狐嫁女》一样看好的小说

来自大宋的鬼夫
来自大宋的鬼夫

“我是你一千年前的夫君。来,把这蜡烛点上,我饿了!”看着床边勾唇浅笑,面若皓月的古代男人,我觉得自己撞鬼了!对,没错,而且还是一只色鬼!

法医灵异实录
法医灵异实录

夜半尸语是灵异现象,还是凶手来过!?抽丝剥茧,雪饮刀锋,我是徐起,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让死者开口,找出真相!听尸语!破疑案!下一个死的可

千亿影后:鬼夫很凶猛
千亿影后:鬼夫很凶猛

“越锦冥,立刻从我身上滚下去!”“滚?怎么滚?你上我下?”我:“……”只是被渣男绿了一下,老娘的人生居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你见过霸道

驭房有术
驭房有术

进城闯荡的小阿姨衣锦还乡,张禹的老妈心动了,决定让儿子前去投奔。不曾想,所谓的豪宅就是一个三十平米的出租屋,更为要命的是,小阿姨经营的房

侦探娇妻,别黑化!
侦探娇妻,别黑化!

【重生、爽文、宠文、复仇】未婚夫背叛,闺蜜出卖,女儿被杀,她被抓紧组织里折磨至死。重生归来,她怒火滔天,惩治白莲花,手刃前男友,将背后势

末代3太爷传奇
末代3太爷传奇

我太爷驱邪盗墓的传奇一生。事先声明一下,我太爷的经历残缺不全,本书的真实度,也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其中一些奇门异术倒是真的,但不可拿去试

鬼王为夫
鬼王为夫

殡仪舍专卖花圈寿纸人衣,但是你确定来买的就一定是活人吗?你确定要穿的就一定是死人吗?午夜敲门的活人,白日进门的死人,生死之间,皆是人心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