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

返回书页

0575直接吓蒙了

作者:

甜四娘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强婚挚爱,首长霸宠嫩妻 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别硬来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抢手 军少枭宠之萌妻拐回家 随身空间之重生红色年代 一笙有喜 帝少惯宠:夫人太调皮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 小说酷笔记(www.kubiji.net)”查找最新章节!
    曾经老太太还以为陆秦骁的出现,是想要争夺夜白的财产。

    可是后来,竟然渐渐的才明白过来,他根本不稀罕薄家的财产,哪怕薄家到底有多少财产,没有人知道。

    陆秦骁只是,想要战胜夜白而已。

    而如今,夜白已经死了。

    陆秦骁也没有了任何的斗志。

    这种状态,让老太太既心疼的同时,又暗暗松了一口气。

    “好。”陆秦骁对于老太太的话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说完了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老太太的卧室。

    失望积攒得太多了,就没有把希望当回事。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被薄家人认可,如今老太太让他离开,他甚至觉得也是理所应当。

    有些人,生来就注定不被疼爱。

    等到偌大的房间里面只剩下老太太,夏浅溪,还有景宝三个人之后,老太太便从床.上起来。

    夏浅溪连忙搀扶着老太太,“奶奶,有什么话您躺在床.上说不就好了,干嘛要起来?”

    “不碍事,我已经在床.上躺太久了,在房间里面走动走动,也不错。”老太太用另外一只手紧紧握着夏浅溪的手,手心冰凉,比起五年前的她,已经瘦了太多太多了。

    甚至是自从薄夜白逝世之后,老太太看似很坚强的在处理着一切,然而实际上,这些年来她已经不太管什么了。

    夏浅溪将老太太扶到了卧室的空旷阳台上面,随后两个人坐下,而景宝则很孝顺的在为夏浅溪跟老太太倒茶。

    虽然是下午的原因,然而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跟脸色憔悴的老太太形成鲜明的对比。

    甚至一窝小鸟砸一棵树干上面叽叽喳喳的叫唤着,而它们的父母在给它们喂虫子。

    老太太出神的看了一会儿,夏浅溪倒也没有打扰她,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陪着她看着。

    以前不懂的为什么老人会坐在一个地方发呆都是一下午,后来才渐渐明白,目之所及,皆是回忆。

    足足好几分钟的时间过去,老太太才有些怅然的收回目光。

    她看着夏浅溪,可是目光却像是透过夏浅溪,在看着别人一般。

    “宝贝孙媳妇,这些年来是我们薄家对不起你。”

    老太太被疾病折磨了这么多年,身上的憔悴已经没有曾经叱咤风云女强人那般的气质。

    她身上的凌厉,早就已经被岁月给磨平了。

    “奶奶,您说的是什么话,这些年来,我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全部都是因为嫁给了夜白。”

    夏浅溪虽然忘记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可也偶尔会听别人提起她的曾经。

    除了薄夜白这个禁.忌之外,其实关于她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在网络上面查得到。

    她的父母不喜欢她,从小对她也没有任何的父爱母爱,并且自己的未婚夫还被好闺蜜给抢走,如果在五年前自己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薄夜白,夏浅溪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自杀。

    毕竟那样的生活,实在是太过于黑暗了。

    即便是没有自杀,她现在可能很普通吧。

    光是沈以琛或者是唐诗柔的打压,都足够让她跌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永远爬不出来。

    夏浅溪的话,让老太太感到了几分欣慰。

    虽然宝贝孙媳妇忘记了曾经很多的事情,可是至少……即便是已经忘记了,她依旧没有再爱上其他的男人。

    夜白,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也一定会因为自己有这样的老婆感到骄傲吧?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老太太缓缓开口道,“我梦到了夜白的爷爷站在花园里面浇花,那个时候还养了一条狗,房子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一条狗跟着夜白的爷爷打过战,夜白的爷爷正在替狗洗澡。而我就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老太太的眼角,慢慢的变得湿润起来,“可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剩下的时光已经不多了,所以他们来接我了。”

    老人家本来就比较迷信,而自己身体也慢慢的变差,如今梦到什么事情,都只是想到了悲观的那一面。

    “祖母,那可能是祖父跟他的狗太想念您了,所以才会在梦里面跟您见面,他们是想要看看您,然后让您好好的保重身体。”

    景宝那一双眼睛里面满是天真,而老太太在听完了景宝的解释之后,神色一滞。

    然后便有几分激动的看着景宝,“景宝,你说的是真的吗?他们只是在想我了吗?”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种可能性,做梦醒过来之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越发的不好起来。

    她觉得是自己的死期快要到了……

    景宝肯定的点点头,“是啊祖母,传说当一个人太过于想您的时候,就会在您的梦里面出现,祖父跟他的狗狗,一定是太过于担心祖母您的身体了,所以才会在梦里面来跟祖母见面,祖母不要想太多。”

    景宝虽然平日里面沉默寡言,可是每一次开口说话都非常的让人心里面舒坦。

    “是啊,奶奶,景宝说得对,您不要想太多,一个梦而已,而且您最近的情绪太过于紧张了。”

    夏浅溪也安慰着老太太。

    老太太的病是心病,心病需要心药医。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梦到过夜白呢?难道夜白就没有想过我吗?”老太太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瘦弱的肩膀也跟着颤抖起来。

    那可怜而又无助的模样,让夏浅溪的心脏也在阵阵发痛。

    这个社会,穷也苦,富也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

    就连老太太也不例外。

    “奶奶……别哭了……”夏浅溪小心翼翼的替老太太将脸上的泪水给擦拭。

    “都说好不哭了,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哭了。”老太太脸上挂着勉强的笑容。

    “没事的,奶奶,没事的。”

    夏浅溪安抚着老太太,半天老太太激动的情绪,这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宝贝孙媳妇,如果奶奶真的有一天走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景宝,还有希爵。希爵的终身大事,一直都是我心口的一道疤,我想要让他早点娶妻生子,可是他总是拿工作太忙来搪塞我,我现在这个身体状况,估计也熬不了多长的时间,如果我不在了,以后你要帮我多多看管着希爵一些,这孩子太过于年轻气盛,一不小心就犯错了。”

    “奶奶您别这么说,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夏浅溪原本就有些沮丧的心情,在听完了老太太的话之后,感觉心脏在隐隐作痛着,就连胃也不舒服起来。

    老太太只是笑了笑,“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宝贝孙媳妇,有件事情我犹豫了很久,但还是选择告诉你,希望你不要介意……奶奶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就只是让你跟景宝两个人往后余生,可以有个依靠。”

    “什么事情?”直觉告诉夏浅溪,老太太接下来所说的话,估计是她最不愿意听到的。

    “如果以后秦骁想要娶你,那你就嫁给他吧,秦骁这孩子也很可怜,这些年来能够长大,很不容易,到底还是我们薄家亏欠他了。然而,这孩子能够放下心中的仇恨,不被仇恨所左右,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东西,自我救赎,这是最难得的。这五年来,秦骁对你们母子俩的照顾,奶奶也看在眼里,只是奶奶很自私的不想要撮合你们,毕竟你可是夜白最爱的女人啊!”

    老太太不希望夏浅溪嫁给陆秦骁,因为在她的眼中,宝贝孙媳妇这么的优秀,除了夜白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男人可以配得上宝贝孙媳妇。

    可是她总有一天要死去,没有人保护他们母子俩的话,她根本就不放心。

    “奶奶,您说的是什么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是不可能嫁给陆秦骁的,而且,我现在依靠我一个人的能力,也可以抚养景宝长大。”

    夏浅溪自动脑补一下跟陆秦骁在一起的生活,感觉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男人的城府实在是太深,眼神都看不透的一个人,别说是跟他在一起生活了,那实在是太过于被动。

    因为他们之间的实力悬殊实在是太大了。

    “你先别急着拒绝,奶奶之所以会这样说,自然是有奶奶的一番道理,秦骁现在是薄家的家主,有他在的一天,他绝对会将你们母子俩给照顾好,虽说现在你觉得什么都不缺,可是如果失去了太多的庇护,一个夏夜公司压根就抵抗不了其他公司的分食。一个女人如果选择不了自己的爱时,一定要选择可以给自己有保障的男人,秦骁值得!”

    老太太摸了摸景宝的脑袋,继续说道,“景宝,是未来薄家的家主,属于景宝的东西,绝对不能被外人给抢走,就当做是……就当做是奶奶求你了。”

    说完,老太太竟然从蒲团上面下来,然后毫无预兆的,就这么跪在夏浅溪的面前。

    这一跪,直接让夏浅溪给吓蒙了。

    愣了两三秒之后,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想要将老太太给扶起来。

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kubiji.net/147982.html

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kubiji.net/147982/

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txt下载地址:https://www.kubiji.net/txt147982.html

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手机阅读:https://m.kubiji.net/147982/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575直接吓蒙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kubiji.net)

上一章:0574当初我眼光这么差? 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0576守住属于景宝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