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巫秘闻》

返回书页

第十四章 艰深法本

作者:

奔放的程序员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凶宅笔录 驭房有术 花神录 鬼王为夫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总裁鬼夫,别宠我) 傲娇尸妻 狐嫁女 东北招阴人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黑巫秘闻 小说酷笔记(www.kubiji.net)”查找最新章节!
     张宏高兴,忙问是什么。

     和张宏通过电话,我的不安更加强烈。说实话,我不愿意张宏去学法术,从他老婆这件事上来看,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我和表叔一家匆匆告别,表婶觉得挺对不起我,大老远提着这么多东西来,结果没个下文。她保证说,一定在本村给我找个漂亮温柔的女孩,到时候让我来相亲。

     我吱吱呜呜应承着,第一时间赶回本村,急匆匆去张宏家里,结果院门紧锁,铁将军把门。

     我又赶回家里,老妈告诉我,刚刚张宏来了,在后院和你三舅一起。

     我犹豫一下,还是去了后院,三舅的小楼门关着,透过窗户看进去,隐约看到三舅的身影,里面烟雾缭绕,不知在做什么。

     我正在张望,三舅忽然把脑袋探窗出来,冲我招手,那意思是进来。

     我深吸口气,推门而进。

     张宏正跪在三舅的面前,用锋利的小刀割破手指肚,往一块黑糊糊的东西上滴血。我仔细一看,倒吸冷气,那黑糊糊的是一具婴儿干尸,大概两掌来长,瘦成了人干,腰里还围着红丝带。

     “特别是你,张宏。”三舅说:“你已经做了血誓,若背叛师门,违背师命,下场将苦不堪言,堪比阿鼻地狱,听明白了没有?”

     我本想阻拦,张宏的血一滴一滴已经落在上面,迅速被干尸吸收。

     三舅沉声说:“本门收徒仪式,外人不得喧哗冲撞,自己找地方坐。”

     我只好坐在最远的墙角。

     三舅道:“你先去吧,有不明白的就来问我。”

     三舅道:“张宏,你在我这就算是挂名弟子了,还不算正式入门,不过咱们已经有师徒的名分。我现在跟你们念叨念叨,我这个师门的出处,和我的正式身份。”

     我赶紧说:“三舅,要不……我先出去吧。”

     三舅道:“不行,你也在这听着。说这话得往前追溯,说说我的父亲安仕昌,他说是我爸爸,但我们爷俩之间几乎没有什么感情,我对他的记忆也很模糊。据我所知,安仕昌早年留洋,其他的没学好,倒是对黑巫术特别感兴趣,他早年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研究黑巫术,尤其是东南亚的法术。后来有一次他在缅甸旅行,遇到了一位在隐秘村庄修行的阿赞。”

     “师父,你和我们十里八村那些大仙儿比,谁更厉害?”张宏问。

     “师父,阿赞是什么?”张宏好奇地问。

     “阿赞是东南亚那边的称呼,相当于咱们这里的师傅、道长、法师之类。那阿赞是黑衣阿赞,简单理解就是研究黑巫术的人。当时的情形,我也不知道多少,只知道安仕昌和那个阿赞达成了协议。”三舅点着一根烟幽幽地说。

     他称呼我姥爷极少叫父亲,很多时候都直呼其名,能感觉出这么多年了,他依然心存怨气。

     我和张宏都没有说话,静静听着。

     三舅继续道:“这个协议是,阿赞允许安仕昌誊抄一份绝密法本,而条件是,安仕昌必须交出自己的孩子给这个阿赞。”

     听到这里,我们“啊”的轻叫了一声。

     我隐隐似乎想到了什么。

     三舅抽着烟说:“那孩子就是我。我六岁的时候就跟着这个缅甸的阿赞,我们进入深山老林,我跟着师父学习黑巫术,遭了很多很多的罪,也遇到了好几次生死险情。师父曾经答应我,在我的功力深厚之后,他要教我一份古代师门秘传的法本,里面的法术堪称黑巫术之王!有了它,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法门都不能与之抗衡。他传我法本的那一天,也是他圆寂过世的那天。我刚拿到法本,便遭到了仇家的觊觎和抢夺。他们很忌讳我师父,就等他死的那天动手。”

     张宏说:“师父,那法本还在你手里吗?既然它这么厉害,只要你学会了,就可以回去报仇了!”

     “师父,阿赞是什么?”张宏好奇地问。

     三舅点点头:“能看到这一层就说明你小子有点悟『性』。可惜的是,师父只传给我法本,而没有解读本,现在这本书对于我来说,就是一部天书。”

     “为什么呢?”我疑问,说道:“难道那法本是用东南亚语写的?”

     三舅道:“那不叫东南亚语,准确的说,是用古缅甸语写的。法本类似古书,专门记录咒语、符文和一些图腾图案的,传承极其隐秘。就算知道古缅甸语也没用,这部法本上的心咒记述极其晦涩,堪比天书。解读法本最忌讳不懂装懂,连蒙带猜,错一个词整个意思都会谬之千里。“

     张宏高兴,忙问是什么。

     张宏着急了:“师父,能你学不了吗?”

     三舅沉声:“我师父临死前因为局势紧迫,他没有告诉我如何解读。他只是跟我说,这份法本的解读本他曾经和安仕昌讲过,安仕昌当时记录在案,如果我想继续学习,必须回国去找自己的父亲。”

     我想到一个问题,轻声说:“三舅,你师父既然会这么牛『逼』的法术,他难道是最厉害的法师?”

     “为什么呢?”我疑问,说道:“难道那法本是用东南亚语写的?”

     三舅摇摇头:“我师父并没有学上面的法术,这部法本上面的法术艰深无比,如果学不好,会遭到极大的反噬。现在的我没有选择了,必须找到安仕昌留下的遗物,找到他多年前的解读本。”

     我这才明白,三舅为什么没日没夜寻找姥爷的遗物了。

     “这么说姥爷也是个黑巫师了?”我眨着眼问。

     “师父,你和我们十里八村那些大仙儿比,谁更厉害?”张宏问。

     三舅笑:“他只是个学者,对这个东西感兴趣而已。就像是不会做饭的美食家。”他突然严肃起来:“今天我和你们两个说的这些,属于师门绝密,不准说出去,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

     我喉头咯咯响。

     “特别是你,张宏。”三舅说:“你已经做了血誓,若背叛师门,违背师命,下场将苦不堪言,堪比阿鼻地狱,听明白了没有?”

     张宏吓得浑身哆嗦,磕头说明白了。

     三舅道:“你先去吧,有不明白的就来问我。”

     三舅道:“你把黏土小人给我。”

     张宏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黏土小人,那根缝衣针还『插』在小人的右眼上,深深扎入。

     三舅抚『摸』着小人,感叹说:“我能感觉到上面强大的怨念。张宏,你悟『性』不高,不过有一样胜过强子。”

     张宏高兴,忙问是什么。

     三舅道:“你很偏执,『性』情执拗,作法时能全身心投入,怨气越大法力越强。如果好好发展,你会成为一个出『色』的法师。”

     张宏赶紧磕头:“谢谢师父。”

     三舅沉声说:“本门收徒仪式,外人不得喧哗冲撞,自己找地方坐。”

     三舅抚『摸』了一会儿小人,捏住针尾,缓缓拔出了长针。

     “张宏,你已经通过了入门考验,仪式也做完了。”三舅说:“明天起,我会教给你一些入门法术。”

     三舅道:“你先去吧,有不明白的就来问我。”

     “师父,你和我们十里八村那些大仙儿比,谁更厉害?”张宏问。

     三舅傲气十足,淡淡笑:“那些乡间神汉,或许有些本领,但大多都是坑蒙拐骗之徒,不值一提。你只要好好学,大了不敢说,立足乡镇一点问题没有。”

     张宏咧着嘴乐:“我看以后谁还敢小瞧我。”他眼珠一转:“师父,你这个黏土小人能不能给我?”

     三舅道:“这正是我给你的入门第一个任务。你自己做一个黏土小人。具体用什么做,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自己凑足原材料,然后烧制成小人。以后就是你自己所用,想对付谁就对付谁。”

     三舅道:“收破烂的垃圾站。”

     张宏按捺不住,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

     三舅道:“你先去吧,有不明白的就来问我。”

     张宏咬牙切齿,估计是在想做好黏土小人之后,先对付谁。他又给三舅跪拜了几次,冲我眨眨眼,一溜烟走了。

     等他走了,我咳嗽一声说:“三舅,你这个收徒会不会仓促了一些。”

     三舅面『色』阴沉:“或许吧。强子,我时间不多了。”

     三舅沉声说:“本门收徒仪式,外人不得喧哗冲撞,自己找地方坐。”

     我吓了一大跳,问他什么意思。

     三舅说:“据我所知,当初抢夺法本的仇人已经入境,他们很快就会找来。我必须在他们找来之前,找到安仕昌的解读本,赶紧学会上面的终极法术,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但是,这种可能『性』很低,我找了几天,也不知道那解读本在哪,或许安仕昌根本就没留下来,一把火烧了。如果过不去这道关口,我必须为身后事打算,我要尽量把一身的本领传承下去,能传多少算多少吧。”

     他的口气极其落寞。

     我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三舅曾经提出过让我入门,我当时拒绝了。我总觉得这一行太危险,行走在刀尖上,看着风光,实则一脚不慎就能落入万丈深渊。

     三舅没有继续说这个话茬,道:“最近我想到一个地方,或许那解读本会在那里。”

     三舅说:“据我所知,当初抢夺法本的仇人已经入境,他们很快就会找来。我必须在他们找来之前,找到安仕昌的解读本,赶紧学会上面的终极法术,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但是,这种可能『性』很低,我找了几天,也不知道那解读本在哪,或许安仕昌根本就没留下来,一把火烧了。如果过不去这道关口,我必须为身后事打算,我要尽量把一身的本领传承下去,能传多少算多少吧。”

     “什么地方?”我问。

     三舅道:“收破烂的垃圾站。”

     我马上明白了:“三舅,你的意思是,这部解读本在我姥爷过世之后,被当作垃圾给卖了?”

     “师父,阿赞是什么?”张宏好奇地问。

     “一点不错。”三舅点头。

     我说:“就算如此,过了这么长时间,说不定早就化成纸浆了。”

     “尽人事听天命,”三舅说:“我有种强烈的预感,那本解读应该还在,被什么人收起来了。”

黑巫秘闻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kubiji.net/18472.html

黑巫秘闻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kubiji.net/18472/

黑巫秘闻txt下载地址:https://www.kubiji.net/txt18472.html

黑巫秘闻手机阅读:https://m.kubiji.net/18472/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十四章 艰深法本)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黑巫秘闻》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kubiji.net)

上一章:第十三章 刺针 黑巫秘闻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第十五章 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