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丫鬟》

返回书页

第 28 章

作者:

西瓜尼姑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 总有逆臣想撩朕 重生之心动 玉佩里的太子爷 兽世生崽:亲亲兽夫,甜甜宠 皇家小娇娘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恰与暴君共枕眠 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 东宫美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贴身丫鬟 小说酷笔记(www.kubiji.net)”查找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黑灯瞎火的地方, 殷红豆同傅二独处, 她的心脏砰砰地跳着, 脸上却镇定非常, 她后退一步, 行了个礼, 道:“二爷安好。”

    傅二披着羽缎, 他生的也很风流俊朗,不过比傅慎时还差远了,他笑看着殷红豆, 一步步地走向她,道:“几月不见,你这丫头出落得越发好了。”

    殷红豆原是二夫人潘氏的丫鬟, 傅二是二房嫡长子, 与殷红豆算是旧相识。

    不过旧相识,可不代表就有旧情。

    殷红豆定定地看着傅二, 浑身警惕。

    傅二上下扫视着殷红豆, 最后视线落在她微鼓的胸脯上, 语气下流道:“看来老六没少调.教你, 除了教你读书背诗, 他平日里还跟你做什么?”

    上次在庄子上, 殷红豆的表现可谓抓人眼球,傅二肖想她的皮囊已久,自庄子别后, 便愈发想打她的主意。

    傅二步步紧逼, 笑道:“老六可有与你干那事儿?他不良于行,你且告诉爷,他男人的雄风如何?”

    他某处紧绷,又道:“那小子到底嫩了些,你来我院里,爷教你知道什么是真男人。你放心,你只要肯从了爷,傅慎时能给你的,爷都能给你。”

    果然为了那档子事来的,卑鄙无耻肮脏下贱!

    殷红豆心里将傅二骂了个遍,捏着拳故作淡定道:“二爷不是托了紫晴来说和吗?怎么您自己又亲自来了?”

    傅二一愣,随即皱眉道:“紫晴?”

    紫晴是是二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他可少有使唤她的时候。

    殷红豆立刻明白过来,她反问道:“难道不是二爷?”

    傅二反应很快,他眯眼瞧着殷红豆,问她:“紫晴跟你说什么了?”

    殷红豆心下明了,她可是个记仇的丫鬟,顿时在心里捏了主意,挑眉道:“看来真不是二爷啊。”

    “紫晴跟你说什么了?”傅二声音冷了几分。

    殷红豆蹙着眉,一脸为难道:“紫晴说,二老爷也看中了奴婢,想要抬奴婢做妾侍,还说以后锦衣玉食少不了奴婢,二老爷可是您的父亲,这可怎么办!”

    傅二眯了眯眼,道:“紫晴敢来找你说这个?”

    以二夫人的性格要是知道了,可不得剥了紫晴的皮!

    殷红豆点着头道:“才将在夹道上跟奴婢说的,奴婢不想从,但是奴婢害怕……二爷要是真心想纳了奴婢,总要先过了二老爷这一关吧!”

    傅二勾唇笑道:“好,你放心,我自会收拾紫晴,可是红豆,你是不是该先给爷一个好处?”

    他抱着的手臂忽然松开,立刻要扑上去,殷红豆大步跑开,傅二身量高,步子大,一下子就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扯进怀里,掐着她的下巴死死地瞪着她。

    陌生而危险的男人气息充盈着殷红豆的鼻翼之间,她十分抗拒地扭动着身体,双手胡乱地往他眼睛上挠,心里恨不得一刀砍死傅二,傅二轻轻松松就挡开了她的双手,将其固定在怀里,他的缠绕在她身后的手,不安分地放在她的腰上。

    殷红豆确实挣扎不动了,她睁大眼睛对上傅二的目光,道:“二爷这样的心思,我见多了。一时嘴上承诺,事后却不兑现,二爷犯事了不得受一顿责骂,我可是要丢掉性命。二爷要能说服二老爷再谈此事,否则二爷动我一根手指头,我不光同二老爷说,我还要同六爷说!六爷是什么性儿,二爷可是知道的!”

    傅二试面色陡然冷了几分,道:“你这贱丫头敢威胁我?你是什么下贱东西,傅六会为了你给我脸色看?”

    殷红豆戒备地看着他,冷笑道:“在庄子上的时候,二爷不是看得清清楚楚吗?二爷若不怕,只管试试六爷和二老爷会不会放过你!”

    两人对视了一阵,傅二还是舍不得松开她,但放软了语气哄道:“爷喜欢你,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过几日我就去解决紫晴那边的事儿,先让我亲一个。”

    说着他的脸就低了下来,想亲下去。

    殷红豆终于抽出了手,竟然一巴掌抽过去,脚上又踢又踹,歪着脑袋,冲傅二身后大喊一声:“六爷,您来了!”她又继续在傅二耳边高声道:“你再不放开我,你信不信六爷会打折你的手臂!一根根地掰断你的手指头!”

    傅二脑袋一滞,并不信殷红豆的鬼话,他阴测测地笑道:“想跟我玩把戏……”

    “放开她。”傅慎时在傅二身后两丈远的距离处,声音低沉阴冷如鬼魅,猛然灌进人的耳朵里,似要将人冻住。

    傅二心下一沉,头皮微微发紧,终于松开了殷红豆,他扯了扯肩上歪掉的羽缎,整理了下领口,镇定地转过身,漫不经心地看向傅慎时。

    秋风冽冽,从领口袖口灌入衣服,刮在皮肤上,冷得人骨头发疼。

    殷红豆立刻小跑过去,躲在傅慎时身后,低声吸了吸鼻子,她眼睛忽然红了。

    见鬼了,她觉得自己肯定是脑子有包,竟然觉得傅六刚才的声音好温柔,她甚至在想,与其让傅二抱,真不如让傅慎时掐死她得了。

    傅慎时好歹让她死的比较有尊严。

    不是她懦弱,在人人平等的社会遇到不公,她还能通过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死的都是她。

    傅二大步走向傅慎时,正要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便听得傅六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傅二驻足看他,背着手道:“老六,不过一个丫鬟……”

    “她是我的人。”傅慎时抬眼,目光森冷地看着看过去,打断了傅二的话。

    傅慎时少有用这种眼神直视一个人,傅二想起傅六出格的种种行为,心里略有些发怵,也不想跟一个疯子计较,哼了一声,道:“知道了,二哥对不住你。”

    傅慎时声音冰冰冷冷地扔下一句话:“没有下次。”

    甬道上寒风凛冽,傅二走了。

    傅慎时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殷红豆满脸委屈道:“还能是怎么回事,当然是他欺负我!强迫我!但是奴婢宁死不屈,当然不会从了他个……”狗杂碎!

    傅慎时捏起了拳头,面色森然地吩咐时砚回去。

    主仆三人一道回了重霄院。

    到重霄院的时候,殷红豆双腿已经发软,她径直跟着傅慎时往亮着烛火的书房里去,身上登时暖和了许多,似活过来一般,眼珠子动了动,她眨眼看向傅慎时,弯腰行礼,细声道:“六爷。”

    傅慎时已经脱掉了披风,搭在轮椅的扶手上,暖色的烛光下,他精致的面容显出几分柔和,双手搁在书桌上,不冷不淡道:“怎么先走了?”

    时砚推着傅慎时在园子里方便之后,便在园子门口等着,等了半天不见人,才一道回来,半路上撞见了殷红豆和傅二。

    殷红豆抿着唇,摊开手,硌得通红的掌心躺着几颗秦氏赏赐的银锞子,低声道:“夫人赏了几个银锞子,奴婢拿了就走了,不过没找见六爷,以为六爷先走了,就自己回来了。”

    傅慎时不再多说,指了指桌上,道:“今儿中秋,院子里都打赏了东西,你下午回的晚,还没赏你,自己挑吧。”

    殷红豆走上前去一看,桌上齐齐整整地摆着一只毛笔、一个鼓鼓的荷包,还有一只一点油鎏金簪子。

    金子还是令人心动的,殷红豆捡起金簪,眨着眼问道:“是纯金的吗?”

    “铜鎏金。”

    哦,中看不值钱的玩意。

    殷红豆默默放下簪子,打开荷包瞧了瞧,一袋子的碎银子,她立刻笑道:“奴婢要这个。”

    傅慎时紧握扶手,淡声道:“今儿中秋,早些歇息吧。”

    殷红豆抓着一袋子碎银子就走了,待她走后,傅慎时拿起雅致又精贵的斑竹管狼毫笔,盯着看了好半天。

    不是要跟他学字吗?

    不识货的死丫头。

    次日早晨,秋风怒号,狂扫落叶,殷红豆清早起来,吩咐了丫鬟们去做事,亲自端了粥到上房。

    傅慎时已经穿好了衣裳,在房里用了饭,便去了书房。

    殷红豆一道跟去的。

    她要学写毛笔字了。

    其实她从前学过的,学的还凑活,后来丢了就没再捡起来。

    到了书房,傅慎时找了本字帖给殷红豆,道:“先照着练,不懂就问。”

    “……”

    怎么跟她以前的老师一样。

    殷红豆坐在凳子上,跟傅慎时挨得很近,不过傅六靠坐在轮椅看书,两人并无任何接触。

    她翻开字帖,手上的毛笔舔了墨,写了一个“一”,她写完了一页纸,傅慎时便要拿去看。

    看了半天,傅慎时锁眉没有说话,只将纸放到了一旁,道:“再练。”

    殷红豆练习了一上午,总算将横竖撇拉给写整齐了。

    就这一上午,她累的头晕眼花,中午吃饭都多吃了一碗。

    下午的时候,殷红豆又上工了,熟悉了基本笔画,傅慎时便让她开始写字儿。

    他翻开一页,道:“这一页从哪个字开始都行。”

    殷红豆扭头看着傅慎时,神色认真道:“那奴婢想学六爷的姓氏,行吗?”

    傅慎时微微侧头,斜她一眼,顿了顿才道:“自己翻找吧。”

    殷红豆照着字帖练习,她每一个笔画学的都还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几个比划拼起来吧……它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怎么写都写不好看,不是左边太短,就是右边太宽,又胖又丑。

    殷红豆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更遑论精通书法的傅慎时看到“傅”字的时候,简直不忍直视。

    写了五张纸,殷红豆还没写出一个像样子的傅字,她乍然想起那天晚上做的梦,她写不好“傅”字,傅慎时将她脖子扭成了一股麻绳。

    殷红豆的手越来越抖,字也越写越丑。

    空气越来越静。

    傅慎时撂下手里的书,盯着她瞧了好一会儿,又看了一眼纸上的字,冷声道:“怎么就是写不好?”

    看,果然应验了吧!

    殷红豆搁下笔,赔笑道:“六爷别恼,奴婢写的好,不过奴婢不惯用毛笔,用炭笔写的好一些。”

    傅慎时迟疑了一下,吩咐道:“去弄炭笔来试试。”

    殷红豆很快便叫人烧了柳条的细枝,她终于可以用熟悉的握笔姿势书写,一个娟秀的“傅”字跃然纸上。

    傅慎时指了一首《浣溪沙》叫她抄写。

    殷红豆不习惯竖着誊写,一笔一划慢慢地写完,书房里静谧得只剩下沙沙声。

    傅慎时看着她的侧颜,小丫鬟生的花容月貌,极其认真低头写字之时,身上透出一股韧劲儿,就像她手里的依依杨柳,在风里飘摇却不易折。她的桃花眼很好看,睫毛浓密,也不知是不是午睡才起来不久的缘故,眼边泛着淡淡的红,眼尾似拖着一丝娇媚。

    抄完了词,殷红豆抬眸道:“六爷,奴婢能写好,不过不习惯而已。”

    别扭她的脖子!

    傅慎时挪开了视线,低头去揭桌上的纸,端详了片刻,字倒是方方正正带着女儿家的秀气,他半晌才道:“……没什么骨气。”

    这是说她的字儿没气节。

    殷红豆悄悄翻个白眼,命都快没了,要骨气有屁用!

    傅慎时又问她:“跟谁学的?”

    “在厨房做事的时候,没事儿在地上比划两下,倒是比毛笔用的顺手些。”

    傅慎时懒懒道:“炭笔倒也可用,也不易擦除,不过毛笔还是要学,炭笔上不得台面。”

    殷红豆大喜,道:“奴婢明白!”

    正说着,廖妈妈来了,中秋节她回去过了节,忙着家里的小子亲事,今儿下午才得空进来看看。

    廖妈妈笑着走进来说:“六爷,过两日府里要办赏菊宴。”她脸上笑色愈深,显出酒窝,道:“方小娘子也要来,这倒好了,您能同小娘子说上话了。”

    傅慎时神色淡漠道:“哦。”

    廖妈妈又嘱咐殷红豆道:“你也跟去,院子里交给翠微看着便是。”

    “那必须的!”殷红豆忙不迭应了,她巴不得早些跟方素月打好关系,方便早些出府,省得再受傅二的骚扰。

贴身丫鬟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kubiji.net/37231.html

贴身丫鬟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kubiji.net/37231/

贴身丫鬟txt下载地址:https://www.kubiji.net/txt37231.html

贴身丫鬟手机阅读:https://m.kubiji.net/3723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 28 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贴身丫鬟》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kubiji.net)

上一章:第 27 章 贴身丫鬟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第 29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