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兔丝蕊跑》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kubiji.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kubiji.net

第66章

作者:

扁莜璃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噬心毒爱:撒旦的囚宠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团宠福宝的七零年代 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 望清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夜宴 满级大佬是个小可爱 朋友妻 七零老干部的娇娇女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忘兔丝蕊跑 小说酷笔记(www.kubiji.net)”查找最新章节!
    第62章(3)

    45终章

    事后思瑞才知道那天她发火司惟心里已经有了疑惑,很快便知道了他爸和他姑找她的事,而她怀孕的消息则完完全全是个意外之喜,因为前一天晚上赵嘉琦去找司惟详谈了。

    好朋友终究是好朋友,能经历时间的考验,在最最关键的时候帮助她。

    接下来就是等待司兴奎老狐狸的见面了,可思瑞却事先接到了涂静的电话,涂静听说思瑞有急事,便提早抽空过来。

    在听完思瑞的话后涂静整个人仿佛老了一圈,眼神涣散,面色苍白。最后思瑞打电话给姚雨菲,约她和她妈在公园见面。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姚雨菲什么都没问,淡淡地一口答应。

    不放心思瑞,于是司惟陪着一起过去,在十米开外等候。

    去的时候下起了大雨,天如墨,水如注,原本舒缓悠闲的公园一角气氛显得十分凝重。思瑞定定看着姚雨菲,试图从这个好朋友眼中看出点什么,却只看到空茫。

    姚妈妈开口,“涂静,好久不见。”

    涂静面色有些憔悴,“姚海玲,开门见山,是不是你们干的?”

    姚海玲撇唇笑,“是又怎么样,一报还一报,很公平。”

    “那是我们之间的事,与孩子们无关。”

    “谁说无关?”姚海玲不以为然地笑,“你毁了我们母女俩半生,让我们吃尽苦头,这叫无关?”

    低了头,涂静握紧拳心,“有什么事你针对我来就好,我女儿是无辜的,她姓王,她和孙家没有任何关系。”

    “哈哈哈。”姚海玲大笑,“你女儿无辜,我女儿不无辜吗?你喜欢当第三者,我就让你女儿也当第三者。你毁了我们母女的生活,我也毁掉你女儿的生活,这很公平。”

    “姚海玲,我是伤害了你,但也是敬雅欺骗我在先,我并不知道你们还没离婚。”

    姚海玲挑眉,“那你知道后为什么不退出,敬雅一心和我离婚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你最后不还是和他结婚了?”

    气氛一时冷场,只剩大雨滂沱的哗哗声,过了一会姚雨菲看向思瑞,“你怎么发现的?”

    “照片。”思瑞平静道,“你小时候的照片,和我在孙家相册里看到的孙家孙女的照片是同一个人。而且那次我故意透露伊甸元网吧有摄像头,你们也是无奈之下才让你们花店的那个年轻人去查探的吧,他的照片我这也有。”

    姚海玲带了些自嘲的口吻,“没想到我们还是露出了破绽。”

    抓紧伞柄,思瑞问姚雨菲,“你呢,第一次我们在商场见面是不是安排好的?这两年多你一直藏在我身边对不对?”

    姚雨菲表情清淡,“是,我故意接近你,了解你,然后找机会下手。你的手机是我动的手脚,你的密码是我暗中记下来的,你的工作也是我搅黄的。你的生活习性、你的朋友我全都了如指掌,为的就是那一天。”

    “你的帮手是谁?”

    “需要什么帮手?有我和我妈就够了。为了这事,我妈辛苦学了两年多的电脑。”

    原来去网吧发帖的竟是姚雨菲的妈妈,怪不得毫无线索。能让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埋头学电脑,可见这份怨有多深。

    气氛再度冷场,因为都无话可说,最后姚雨菲打破僵局,“现在你们准备怎么办?报警?”

    这一场小三门涉及名誉及人身伤害,的确可以报警,只是有什么意义?说到底大家都是受害者,谁对谁错已经分不清楚。

    涂静笑,眼眸里有伤感,“姚海玲,于你我心里有愧,对不起,但是我女儿也因你们受到了很大伤害。我们不会报警,只是希望这件事能到此为止,可以吗?”

    四个女人瘦弱的身影立在茫茫大雨中,有些沧桑。两位母亲同是因为第三者带着女儿离家,命运却不尽相同,此时此刻彼此都累了。

    姚海玲抿紧了唇,好一会才道:“也许结局只能这样。”

    涂静重重舒了口气,像是打完一场仗似的。姚海玲视线斜向不远处,“那个人是谁?”

    姚雨菲看了眼司惟,“妈,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就是苏尔集团太子爷。是我的疏忽,替王涂思瑞拍照的时候把他也拍了进去,反而给了他们机会。”

    思瑞无奈地笑。她差点忘记,她还被跟踪过。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她的经历确实够丰富。

    姚海玲皱眉,“是他?为什么他会在这?”

    “因为他是王涂思瑞的男朋友。”

    “什么?”姚海玲大惊,接着大笑起来,笑声穿过雨帘有些恐怖和绝望。

    司惟缓缓走过去,见思瑞鞋子和下半身微湿,便弃了伞搂过思瑞,“是不是差不多了?”

    思瑞点头,“嗯,走吧。”

    姚海玲的视线一直落在司惟身上,笑声越发凄厉,“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我女儿得不到幸福,你女儿却这么走运。我们设计了这么完美的局,却让你女儿找了个好男人,难道这就是命?”

    涂静抹了把脸上的水,“姚海玲,你知道吗?除了我,敬雅在外面还有其他女人,才三十岁,好几年了。我也得到了报应。”

    思瑞猛地看向涂静,有些不可思议。当年因为一个护士和自己丈夫暧昧而毅然决然放弃婚姻的果断女人,现在却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只默默接受着命运的安排。

    世事纷繁芜杂,谁对谁错说不清,缘分更是说不清。在这一场女人的角逐中没有谁赢,也没有人输。

    可为什么受伤的都是女人,承担责任的也都是女人,却没有人去责怪男人?

    眼泪毫无预期地落了下来,司惟伸手擦去,“好了,回家吧。”

    泪眼中思瑞点头。从此她就有自己真正的家了,不管以后如何,她会努力去经营自己的婚姻。

    思瑞转身离开的时候还看到姚海玲丢了伞在雨中喃喃自语,姚雨菲上前抱着她妈妈,视线也向思瑞投过来,目光交汇时两人都默默别开眼。

    一切尘埃落定。

    司惟今天将在公司里正式宣布他们的关系,思瑞变成了一只蜜制兔子,甜蜜得爪子都软了。

    早上来到苏尔门前,司惟去停车,思瑞先进去,可刚一分开就想他了,于是乘电梯去地下车库,想给他一个惊喜。

    司惟昨天晚上睡她那,不过女人怀孕前三个月不宜行房事,所以司惟忍得很辛苦,吻遍摸遍她全身却要不得。

    想到这里思瑞噗嗤笑了,这只狼也有不能如愿的时候。

    电梯门打开,正前方走过来的人正是司惟,思瑞刚要笑着迎上去,却看到司惟身后不远处有个人影忽然冒出,向着司惟狂奔过去,手里还拿着一件“利器”。

    思瑞看不清,但那个人的身形和发型都与姚海玲无异。

    “司惟,有人。”

    丢下包,思瑞冲了过去,几乎与“姚海玲”同时到达。

    抱住司惟一个转身挡住他,思瑞闭上眼睛前好像看到一条彩色光束,光束上映出她和司惟拥吻的样子、笑的样子,那么绚丽那么美。

    她一定是结婚狂,她又看到自己结婚了,靠在司惟身上笑得很甜很甜。

    只是当她醒过来的时候虽然看到的也是白色,却不是婚礼现场,而像是医院,因为空气中有消毒水的味道。

    身体一动,就有一个吻深深印在额上。

    “醒了。”

    睁开眼,思瑞心忽然一阵收缩,“孩子是不是没了?是不是?”

    司惟压住她的身体,“别急,宝宝在。”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这就好。”思瑞皱起脸,“那我呢,是不是几个月都下不了床,也不能结婚了?”

    司惟笑开,“如果你想下床,现在就可以。”

    思瑞神情滞了滞,脑子有些混沌,撑起身,身上丝毫没有疼痛。转了个身思瑞趴进司惟怀里,“怎么回事?”

    司惟反手搂住她,眉眼间俱是笑意,“医生说,你是吓晕的。”

    什么?

    原来那个人根本不是姚海玲,只是身材发型和姚海玲相仿,思瑞两百度近视看不清,误以为她就是要对司惟行凶的姚海玲。其实那是负责打扫停车场的阿姨,司惟掉了手机,她拣着后就拼命追了上去。

    竟是这样的一场乌龙……

    思瑞把头闷在司惟怀里,没脸见人了。

    “你知不知道那位阿姨反而差点被你吓晕?”

    “不许笑我。”思瑞抬头,看着司惟上扬的唇角恨得牙酸,仰头亲了上去。

    一声长长的咳嗽,“咳~~~~~~~~”

    还有其他人?思瑞惊愕回头,脸立马红透,因为司兴奎、司惟的姑姑和钟经理正站在床边,瞪大了眼看她。

    ……

    病房里只剩下思瑞和司兴奎两个人。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每次司兴奎给思瑞的印象都是邪恶大家长的化身。

    此时他们已经对视很久。

    拿了张椅子坐下,司兴奎双手环胸盯着思瑞,“阿惟是我唯一的儿子,也是苏尔唯一的继承人,我希望他能找到最好的女人。”

    思瑞点头,“我明白。”

    司兴奎挑了眉,“之前你有男朋友,交往五年,刚分手没几天就和阿惟在一起,我不清楚你对阿惟的心意到底有多少,又或者你另存了什么目的,而我的初衷就是给你设置一些障碍,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必须看到你对阿惟的真心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你。”

    这大概是每一个疼爱儿子的父亲都会有的隐忧,思瑞点头,笑,“是我太蠢了。”

    “对。”司兴奎哂笑,“当时得知你同意离开阿惟后我很意外,因为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容易放弃。”

    思瑞笑,“谢谢!”

    事后第二天她辞职,司惟的姑姑找她谈话让她留在苏尔,现在想来不是因为怕司惟怀疑,而是想多给她和司惟一个机会。长辈们心意诚挚,是她的懦弱和自卑让她与司惟拐了很多弯路。

    司兴奎叹了口气,“之前除了你不贪图我们司家的钱外,我没看出你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不过现在看来你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也许你不见得会是阿惟事业上的好帮手,但你确实是最适合他的女人。”

    终于听到司兴奎的首肯,思瑞忽然鼻子酸酸的。她确实退缩过,懦弱过,可现在的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司惟是她爱的男人,她肚子里宝宝的爸爸,她会用尽自己的力量去抓住这个男人守住他们的幸福。

    “司老板,您放心,虽然我不是最优秀最好的女人,我有很多弱点和缺点,但我一定能好好照顾他,我能让他幸福。”

    “是吗?”

    “是。”

    思瑞看着司兴奎的眼睛毫不犹豫地承诺,这辈子她还从没这样自信和坚决过。

    “很好。”司兴奎站起身,“好好养胎,一个月后举行婚礼。”

    思瑞眼圈有些泛红,“谢谢司老板。”

    司兴奎嘴角笑开,“该改口了。”

    思瑞低头,抬头时笑得十分甜糯,“爸爸。”

    她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家了。

    之后,思瑞收到一封姚雨菲的信。

    “思瑞,我和我妈离开这儿了。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妈性格很古怪?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她与正常人不一样,她有很重的抑郁症,严重时就会伤害自己,我的爸爸、也就是你的继父正是因此受不了才娶了你妈。

    可是作为她的女儿、她唯一的亲人,我不能放弃她。我带她去古镇生活了,希望在那里可以平静些。

    祝你幸福!”

    合上信纸,思瑞看向浅淡的午后阳光,笑。

    再之后,她结婚了。司惟更加明目张胆地欺负她,不过他给了她所有女人最想要的一个婚礼,也给了她最美的一个梦。

    再再之后,孩子健健康康出生了。

    ……

    好女孩不要当小三,要爱惜自己,遇到爱的时候要勇敢一些。

    保有一颗温暖的心,你看到的就是最美的童话。

忘兔丝蕊跑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kubiji.net/76645.html

忘兔丝蕊跑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kubiji.net/76645/

忘兔丝蕊跑txt下载地址:https://www.kubiji.net/txt76645.html

忘兔丝蕊跑手机阅读:https://m.kubiji.net/7664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66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忘兔丝蕊跑》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kubiji.net)

上一章:第65章 忘兔丝蕊跑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最新章节列表